為了香港反專制民主運動的重新出發,為了走出「攬炒」的死胡同,為了讓反抗者的犧牲有真正的價值,我們必須慎重回顧一年來的運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