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香港反專制民主運動的重新出發,為了走出「攬炒」的死胡同,為了讓反抗者的犧牲有真正的價值,我們必須慎重回顧一年來的運動。
香港的未來出路充滿未知之數,但可以肯定一點:「光復香港」不能妄想重返一個有完善法治和高度自治的地方,因為它根本從未存在。


Skip to content